<pre id="1tt7p"><ruby id="1tt7p"><ruby id="1tt7p"></ruby></ruby></pre>

      <track id="1tt7p"><strike id="1tt7p"><strike id="1tt7p"></strike></strike></track>

        <pre id="1tt7p"><strike id="1tt7p"></strike></pre>

          <pre id="1tt7p"></pre>
          <noframes id="1tt7p">
          <track id="1tt7p"><strike id="1tt7p"><span id="1tt7p"></span></strike></track>
          美文精選網(www.nanolistic.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隨筆美文 >散文隨筆 > 正文

          窗邊的吊蘭

          網友推薦的空間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美文精選網 時間:2019-10-31 10:1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我原本是從來不養花的,對花一點概念也沒有,就連一些常見得連小學生都能認識的花,我卻都毫不知名。所以在我的人生詞典里,基本上是沒有“花”這個語詞的,但在這個火紅的六月里,我卻對花有了一絲了解的沖動,有了一點親近的想法,甚至是一些依戀的節奏。
          以前,和朋友們不可避免地聊起花的時候,我也只能自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當個傾聽者,或者自認為很聰明、很巧妙地躲開,實在躲不了,便生搬硬套地附和著描繪一個大概,別人點頭,我也點頭;別人微笑,我也跟著微笑;別人嘆息,我也顯出沉默的情狀……在這個點頭和微笑的界限里,看不到屬于我自己的樣態,也根本聽不到半句屬于我自己的言辭。不過,我還是顯得異常的自在,因為在這個點頭與微笑之間,不需要任何成本。在別人展勁忙得不亦樂乎的說道和宣揚中,我也只是皮毛地知道了在春夏秋冬不同季節里盛開的鮮花有著不同的特質。當他們口若懸河地描繪著春天盛開的花是怎樣的花姿招展,冬天里盛開的花又是如何的讓人景仰的時候,我算是學會了一小點點萬能的感慨:有些花驕艷而不浮躁,安靜而不張揚!
          至于那些春夏絢麗迷人,秋冬傲雪凌霜的各色鮮花,我就更是像一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的看客,百般自然卻顯得無所適從。
          那是一個中考結束后的上午,一個朋友即將遠行,要開始她漫長的假期了,她很信任地交給了我一盆尚未盛開的吊蘭,因為我是她的鄰居,平日里也沒少小聚,所以大家顯得非常友好而隨和。我還沒來得及招呼她坐下,她已經把栽著吊蘭的小花盆遞到了我手中,就像成年人遞一支香煙那樣自然,甚至有些理所當然。我端著那個袖珍小花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她遞給我以后又招呼著放到了桌子上,我不知道是她要自己放還是由我放,可能她也是這么想,于是兩雙手又那么自然地往桌上移動。我剛要開口說點什么,她就搶先發話了:我曉得你要說你養不成花,沒事,隔一段時間澆點水就OK,沒得任何技巧的,拜拜……
          可是,我的個娘啊,隔一段時間,究竟是隔多久?隔一段時間是隔一天還是兩天,是隔三五天還是一個星期,亦或是隔兩星期還是一個月。等我反應過來,人都走遠了。我知道我和她都有兩個多月的暑假,我更知道我在養花的學問上是一竅不通,他們說我白癡,我不但不生氣,反而還心安理得的——我就是不懂了嘛。
          女兒長時間在外讀書,她母親死得早,我習慣一個人的生活?磿,寫日記,點燃一支香煙,一個人盯著中央五臺,也能讓沉雅的客廳變得沸沸揚揚,即使是一個人的沙發,也好像是超員的坐騎,總是讓整個沙發不得安寧,加之久而久之的習慣動作,我的沙發伴隨我心跳躍就自然天成了。
          籃球賽事完畢,我便顯得無聊起來。于是,我就像小孩子辦家家那樣,趴在桌前,仔細琢磨著那盆袖珍盆里的吊蘭花,說它是花,其實它并沒有開放,只是我這樣稱謂罷了。
          小小的花盆里,它們緊緊靠攏,微微下垂的葉片努力向上生長,靠近根部的葉片極力向外散開。不管是向上生長的小葉,還是向外散開的大葉,都顯得格外協調,看不出它們是極力“爭高直指”還是在講求分工合作。整株吊蘭看起來既不擁擠,又不松散;既有距離,又顯得十分親近?孔雷拥牧硪幻媸枪饣瑵嵃椎膲γ,正對著墻看過去,更顯出吊蘭花的綠色本質,盡管潔白無暇的墻面顯得非常嚴肅、不可茍玩,但這盆袖珍吊蘭在白色的天地卻是更加自信,它的油綠油綠已經證明了一切。
          她的根相對壯實,顯得稍短,約偏肥厚。葉子像寶劍狀,長約10-30厘米,寬約1-2厘米,葉末向兩端稍稍變窄變尖。
          葉子表面較為光滑,背部呈現一些豎狀條紋,隨著葉根伸向葉稍,隨寬而寬,且窄而窄。既不絕對平行,又永無相交的亂碼。一小株吊蘭有4到6片大葉,大葉環繞合抱著三五片小葉,小葉緊緊圍攏,又合抱著一卷葉芽,大葉小葉的葉面都顯得油綠油綠的,只有小葉的根部,略顯出濃濃的新綠,顏色沒有葉面顯得濃綠,從根部冒出來的地方甚至顯得有些微白,但這毫不影響吊蘭姓綠的本性。
          迎窗吹過來一陣清風,讓我在這片綠的世界吮吸著清新的空氣,從我的鼻孔一路浸潤,我雙目微閉,這正好清洗掉這些天因忙碌而殘留在我體內的塵埃,這對于火紅六月的氣溫和地處盆地的余慶縣城來說,確實是難得的一吹。更何況,這一吹,又不知道要等多久,又才可再吹。于是,我沉浸在這種風和綠的享受里,我真的很需要風,它恰如其逢地帶走我的焦慮,又悄然無聲地給我送來了幾多清涼。我一面小心地呼吸著,一面又恭敬地期待著風不斷,吹,也不斷?墒,吊蘭對風卻毫無禮節,一陣陣強烈的清風,它也只是象征性地搖一搖葉面,而根部,依然站得那么挺立。我把它搬到窗臺,它依然如此,站立得不遺余力,堅守得不遺余力,高傲得不遺力。
          我真的不知道“隔一段時間”是多久。于是,我有了想去了解一點的沖動,想去親近一點的想法——咨詢朋友吧,又怕別人取笑:一個從不養花的人居然問起養花的技術,看來是白癡要變成花癡了;查閱百度吧,又顯得自己過于低能,基本的思維邏輯都不飽滿,所以總有幾分不甘。不過,我還是堅持每天給它澆一次,當我提起水壺的時候,我又怕它被淹著,被嗆著。于是,我每次都澆那么一點點,一點點。
           
              【作者簡介】:羅洪波,80后,中學高級教師,中國教育改革研究會會員
            美文精選網
            沈陽伸縮門融資租賃牌照轉讓
            人妻褪下丁字裤屈辱露出雪白臀部

              <pre id="1tt7p"><ruby id="1tt7p"><ruby id="1tt7p"></ruby></ruby></pre>

                <track id="1tt7p"><strike id="1tt7p"><strike id="1tt7p"></strike></strike></track>

                  <pre id="1tt7p"><strike id="1tt7p"></strike></pre>

                    <pre id="1tt7p"></pre>
                    <noframes id="1tt7p">
                    <track id="1tt7p"><strike id="1tt7p"><span id="1tt7p"></span></strike></track>